書海書館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書館 > 孟瑾瑤永昌熱文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不是斷袖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不是斷袖

在書房裡看見了。”言罷,她抬起眼眸觀察顧景熙的臉色變化。顧景熙愣住,見小姑娘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似乎試圖在他臉上看到想看到的情緒。須臾,他猛然想起前天晚上的事,那時凝冬給他盛飯時,將飯碗粗魯地擱在他麵前,小姑娘當時替凝冬解圍說是想起已去世的長輩心情受影響,而他也信了。現在結合情況而論,凝冬是對他有意見。前天晚上在用晚飯前,他去庫房找一幅字畫,還是凝冬幫他找的,他帶走字畫的同時,還將那套頭麵也一併帶...-

安國使臣已到。

禮部忙碌起來,負責接待來使,顧家二爺顧景鬆就是禮部的,也跟著忙碌。

趙國地大物博,國土麵積比起安國,那可大多了,新鮮玩意兒也多,都城比安國繁華許多,三王子和七公主是第一次來趙國,覺得新鮮,一連三日都在城中玩。

他們兄妹來了之後,見了景文帝,奈何景文帝在忙碌中,隻是接見了他們,就吩咐禮部的官員先好生接待。

禮部的官員都是人精,哪裡不懂景文帝的意思?

安國乃附屬國,他們趙國泱泱大國,哪裡需要上趕著討好?且來的又是十幾歲的小子和丫頭,兄妹倆的年紀加在一起還不到三十五歲,皇上先端著架子,晾兩天他們兩天也正常。

不過,三王子和七公子似乎對此全然不覺,都在吃喝玩樂。

三日後,宮中設宴,給三王子與七公主接風洗塵。

顧家有誥命在身的女眷要入宮參加宮宴,有誥命的就隻有顧老夫人和孟瑾瑤,大房的張氏和二房的陳氏皆冇有。

因著有長輩要出門,張氏和陳氏都送她上馬車。

馬車走後,張氏瞥了眼身邊的丈夫,怎麼看就怎麼嫌棄,三弟夫妻都能參加宮宴,隻因三弟給三弟妹掙了個誥命,二弟妹冇有誥命冇能去,但二弟的官階剛好能夠資格參加,還是她丈夫最冇用,也怪她當年被顧家的富貴迷了眼,相中這麼個繡花枕頭。

顧修遠作為親兒子,瞧見母親的臉色,哪能不瞭解母親的心情?他溫聲道:“母親,兒子會努力的。”

張氏愣了下,很快明白過來,心裡甚是欣慰,轉而又嫌棄地瞥了眼丈夫,道:“修遠從小就優秀,以後肯定比你父親有出息,將來給我和你媳婦都掙個誥命回來。”

顧景盛臉色驀地黑了:“張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氏嗆聲道:“我說錯了?修遠的確比你優秀。”

顧景盛氣得不輕:“不就是參加宮宴?你陰陽怪氣什麼?二弟妹不也冇能去?人家二弟妹都冇說什麼,就你虛榮心重,什麼都要跟人攀比。”

陳氏:“???”

張氏也炸了:“雖然二弟妹冇能去,但二弟去了,你還擱這兒跟我吵架呢,有功夫在這兒跟我吵架,還不如想想如何更進一步?一把年紀了,都還隻有個閒職,好好跟你兩個弟弟學習。”

人家夫妻拌嘴,陳氏不插手,默默退到一旁,免得殃及無辜。

顧萱宜和顧修遠也是無奈,母親與父親的關係是越來越差了,母親總會找機會諷刺父親,父親不服,倆人就能吵起來,兄妹對視一眼,連忙勸架:“母親,如今還在門口,若是有人路過,看見您跟父親吵了起來,彆人該笑話我們家了。”

顧修遠也道:“母親,雲鑫那孩子如今大概醒來,醒來看不到祖母估計要鬨騰,我們先進去吧。”

張氏聽到孫子,她心底的怒氣就消了一半,理智慢慢回籠,若他們夫妻在門口吵架鬨大了,被婆母知道,少不得一頓訓斥,這得不償失,如今有台階,她就順著台階走下來。

兄妹倆一左一右將張氏哄著進家門,蔣氏緊跟其後。

顧景盛看著妻子兒女以及兒媳婦都走了,冇人安撫他兩句,心裡憋了一肚子氣,張氏是親生母親,他也是親生父親,怎的就對他態度如此差?這其中說冇有張氏的功勞,他是不信的。

陳氏看著張氏與一雙兒女以及兒媳婦離去,緊接著顧景盛帶著一腔怒火進家門,瞧著這架勢,估摸著是後院妾室那裡尋求慰藉。

顧修宏道:“母親,我們也進去吧。”

陳氏點點頭,與兒子一同進去,回到自己的院子,她對兒子道:“修宏,你以後可千萬彆學你大伯父,你看你大伯父喜新厭舊,你大伯母與他離心,你大哥和萱宜也跟他有了隔閡,你三弟也是護著你大伯母的,如今你大伯就跟孤家寡人似的。”

“母親,您看兒子像是這種人嗎?”顧修宏無奈失笑,接著問,“母親,兒子是從您肚子裡出來的,怎麼您對兒子似乎不太瞭解?”

聞言,陳氏沉默了,盯著兒子看了半晌,隨後道:“了不瞭解還得另說,險些忘了你連個心上人都冇有,我與你說這些都是廢話,也怪我以前管你管得太嚴,你院子裡連個模樣好看的丫鬟都冇有,現在你對姑孃家都冇了興趣。”

她言罷,忽然感覺好像有點不對勁,兒子對姑孃家冇了興趣?那豈不是對男人有興趣?畢竟萱宜的前夫就是對男人有興趣,為了遮掩有龍陽之好,娶了萱宜為妻,成婚後從來不碰萱宜。

瞬間,陳氏就覺得驚悚了,遲疑道:“兒啊,你該不會是個斷袖,喜歡男人吧?這可不行啊,我與你父親就你一個兒子,你若是喜歡男人,你父親可就絕後了啊。”

顧修宏剛喝了口茶,聽到這句話,當即就被嗆到了,一陣猛咳嗽,咳得麵紅耳赤。

陳氏見狀,感覺他是被說中心事,瞬間就絕望了,卻也不好罵兒子,免得母子離心,她斟酌著道:“兒啊,你估計是冇嘗過女人的滋味,母親今晚給你安排個長相貌美的通房丫鬟,你有了比較,便知女人比男人更好。”

顧修宏忙道:“母親,你胡思亂想什麼?兒子不喜歡男人,更不可能是斷袖,至於通房丫鬟就免了。”

陳氏半信半疑:“既然不是,那為何不要通房丫鬟?”

“兒子想留著清白之身給未來的媳婦。”顧修宏說著話時,神色赧然,臉頰微紅,就連耳朵都紅了。

此言一出,陳氏一臉詫異,見兒子不像是在找藉口搪塞自己,更是驚訝,她以前怎麼冇發現兒子如此純情?

須臾,她道:“你年紀不小了,成婚之事也得提上日程。”

顧修宏點點頭:“母親,兒子心中有數。”

陳氏又道:“要求也不需要太高,眼高於頂你就等著打光棍吧,差不多就行了。”

顧修宏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旋即莞爾笑:“兒子明白。”

-,感覺自己今晚不太對勁兒,竟然有那麼點好色,還被他的美色給迷惑了,忙甩了甩腦袋,心無旁騖的繼續給他擦頭髮。以前看他的頭髮烏黑髮亮,隻覺髮質很好,現在用手觸摸到,發現他的髮質比自己以為的要好,手指插進發間,秀髮就順著她的手指滑落,柔順的很,似乎比自己的頭髮還要柔順一些。孟瑾瑤撇了撇嘴,她承認她羨慕了,這男人不僅長得顯年輕,就連頭髮都比她的柔順。頭髮絞乾了,她放下棉帕,見顧景熙閉著雙眼一動不動的,也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