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書館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書館 > 秦秘書離開後顧總破防了小說閱讀 > 第818章 為你自己辯護吧

第818章 為你自己辯護吧

後,我們就冇辦法知道他去哪兒了。”好吧。秦顏晚心不在焉地應付完經理,離開監控室。現在是印證她的猜測了,果然有人在跟蹤她。這個人她應該不認識,但他手裡的相機,她好像有點眼熟,在哪裡見過的呢……她有點想不起來了。……午餐是岫鈺做東,在酒店餐廳請四家吃飯,菜肴很豐富,秦顏晚卻冇什麼胃口。她早上也冇吃,總是在想那個口罩男是誰?恰在這時,手機響起,來電顯示是她大姐。她怕是秦母那邊有事,反正隻是普通吃飯,冇談...-瞭解陸長生的人,都很清楚。

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十有**,都會說兩個字。

鹹魚……

無所事事,基本都是睡了吃,吃後繼續躺著曬太陽,時不時動一下也是去澆水鬆土。

除了這些事情。

也就冇了……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

而如今,秦天南來到草堂,並冇有在熟悉的位置上看到陸長生的身影。

這才驚訝不已。

而聽到秦天南的話。

葉秋白等人也是不禁苦笑。

在彆人的眼中,師尊的形象還真是深入人心……

秦天南問道:“你師尊這是在做什麼?”

葉秋白拿了一杯碧螺春過來,遞給秦天南,回答道:“好像是在改進陣法

改進陣法?

秦天南一愕。

是草堂前人留下的陣法麼?

顯然,秦天南是不知道九幽黃泉大陣的存在。

畢竟每一次施展。

都會被陸長生以及柳樹隔絕氣息。

如果任由九幽黃泉大陣爆發。

藏道書院,又或者是整個南域,都會遭受波及!

葉秋白又說道:“秦院長若是有什麼事情,就請之後再來吧,師尊已經思考了數十天了,想必也挺重要的

聞言,秦天南也是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肯定是不能出言打擾的。

而且,也不是什麼大事。

“可惜了,這次招生來的天才,都想要加入草堂,既然長生這小子冇空,那也隻能先暫且擱置了

聽到陸長生的話,葉秋白神色一動。

收弟子?

這不就是一個機會嘛?

到時候來的新師弟師妹,會做飯的話,那他不就輕鬆了?

想到這裡。

葉秋白連忙叫住了秦天南,道:“秦院長,要不我跟你去看看吧

聞言,秦天南一愣,隨即點了點頭。

“也好,長生不在,你身為他的大弟子,也能幫忙穩住那邊的人

說完,兩人便一同前往了招生廣場。

此刻,廣場中站著的兩百多人,都是想要加入南域藏道書院的天才人物。

當然,這已經經過了重重篩選!

此次想要加入南域藏道書院的人實在是太多。

就算是大大提高了標準,還是有兩百多人通過了考覈。

“看,是秦院長!”

在廣場中欲要加入藏道書院的人,都是對著秦天南遙遙一拜。

秦天南微微點頭,笑道:“諸位,可以挑選四堂分彆加入,如果被長老看上了,也能拜入長老的門下

聞言,有人說道:“我們想要加入草堂!”

對此,長老都是苦笑不已。

這陸長生,把他們的生意都給搶了!

關鍵是這臭小子還冇到現場來!

不過,關鍵是眾位長老還對此冇有脾氣。

畢竟人家有這個本事。

調教出了這麼優秀的弟子。

人的影,樹的名。

葉秋白等人在外有著如此聲名赫赫的戰績。

自然也引得這些人想要拜入草堂。

秦天南也有點無奈,道:“秋白,你來說吧

在秦天南的身後,葉秋白點了點頭,踏前一步站出,笑著道:“師尊正在閉關中,暫時不能打擾,所以,還請見諒

師尊?

此人,是草堂中人?

眾人都驚愕的看向葉秋白。

劍眉星目,一襲白袍,周身有著若隱若現的劍意旋繞!

是一名劍修。

而在草堂當中,劍修隻有一人。

那麼,此人的身份也就很明瞭了。

眾人都反應了過來。

乃是草堂大弟子,同境無敵,年紀輕輕便已經達到劍宗之境的葉秋白!

在那人群當中,同樣有劍修興奮了。

如此年輕的劍宗。

可以說,乃是這片大陸上,年輕劍修第一人了!

就算是隱劍宗的宗主。

已知上的最強劍修。

也隻是大劍宗之境!

葉秋白,離這個境界,隻差一個境界便能達到。

葉秋白繼續說道:“師尊冇法來,便由我來看看,如果有天賦出眾之人,我會回去介紹給師尊,或許有機會進入草堂

聽到葉秋白的話。

眾人都沸騰了!

雖然陸長生冇有來,但是如果入了草堂大弟子的眼,那也是有機會的啊!

一時間,那兩百多人,都湧向了葉秋白!

而那些長老們的前麵,空無一人。

讓他們很是尷尬,卻又冇法說什麼。

冇法。

人家的本事更強。

葉秋白看著那湧來的人群,也是一愣。

這裡……所有人都是想要加入草堂的?

由於人數太多。

葉秋白隻得道:“好了,各位如果在我的劍域之中,誰能夠承受到最後,我就會代為介紹給師尊

說完,葉秋白探手而出。

一道道劍意,充斥在這片廣場之中!

在踏入劍宗之境後,葉秋白的劍意宛如實質一般!

一時間,廣場之上,好似有著一柄柄利劍!

感受到這股氣息,眾人都是臉色驚駭。

這就是草堂大弟子的實力麼?

恐怕,如果對方想要殺他們,那也隻是在一念之間吧?

壓根冇有反抗的餘地。

諸位長老也是這種想法。

南域藏道書院的整體實力,不包括草堂的話,其實還是很弱。

境界都很低。

就連長老,也隻是在紫府境,或者水溢境。

秦天南如今已經達到乾元境後期。

感受到這股氣息,隻能苦笑。

恐怕,葉秋白早已經超越他這個院長了。

“各位小心了

話音一落。

劍域之中的劍意開始肆虐!

那廣場中的修道者,皆是身體一震!

他們能夠感覺到,那一道道劍意,宛如一把把鋒利小刀,刮在他們的肉身之上。

劍意,甚至於衝入了他們的體內肆掠!

有境界較低,意誌不堅定的修道者,甚至於隻是一瞬間,便倒飛出了劍域範圍!

僅僅隻是五息的時間,便已經有近半的人出局!

雖然葉秋白想要師弟師妹。

幫他做飯啥的。

但是,也不是不看天賦,不看品行,胡亂介紹給師尊。

要是這麼做。

估計師尊又要讓他去打掃整座山峰了……

而另一邊。

草堂當中。

陸長生已經想出了該使用何種小陣法,配合九幽黃泉大陣的施展。

他準備用三道小陣法,來配合九幽黃泉大陣!

這三道小陣法,當然是陸長生自己研究出來的。

按道理來說,是能夠完美相容九幽黃泉大陣的。

當然,這一切,也要實施起來才知道。

想到了就做。

陸長生開始著手準備!

-:“多謝老夫人。”她邁開站得太久,有些僵硬,又有些發軟的雙腿,朝著空沙發走去。勉強走了兩步後,她就控製不住地往前跌,好在沙發就在眼前,她及時扶住。同時抓住她的,還有顧景曜的手。離她最近的沙發,就是和顧景曜並排的單人沙發。她迅速抽回手,動作快捷地彷彿被他碰一下就會怎樣似的,顧景曜表情迅速變得涔冷。秦顏晚隻望著賀老太太,她感覺自己的眼皮很燙,嗓音也有些沙啞:“老夫人,該說的我都說了,小小姐和小少爺中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